大匿名家

kafu/胡咔敷
男/女
废话博主/年更博主
大量沙雕发言/危险发言
搞原创段子/同人段子
目标是做个海盗(什么)

诗诗。
我真的只是想摸轮滑鞋然后顺便摸了其他而已。
然后不会画轮滑鞋。
然后我怎么又被认出来了。
然后我好垃圾,丢人现眼了。

tag挂会删。

天雷骨科。
表兄弟姐妹可以接受。

贺新一直都是个很残忍的家伙。典法是明白这点的。





典法攥进了手里的单子,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在上面,晕湿了纸上好看的连笔字。那单子上一个一个字像是一把把磨钝了的尖刀一下下划着他的心脏,不痛不痒,却足够致命。

  贺新就是一面镜子,照见万物,却一片云,一根草都不带走。

  也许我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典法想。

最终深陷于那份妄想中无法自拔的是他自己。“我完了,我完了。”典法哽咽着,重复念叨着那三个字。

我喜欢上贺新了。这是典法想尽全力否认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写不动。
养精蓄锐。
等我脑子里有点东西后就写。

“他其实就是个疯子。”柳斯斯皱起眉,自顾自的说道,“死之前都依旧是那副无趣的表情,甚至还让我将他自己抹杀殆尽的人。”
“那就算是个疯子了。”

发出周防尊的声音:mu——na——ka——da——

“好吧,我承认。”

“现在它是你的了,My lover. ”

典法很想提醒一下贺新飚英语的毛病又犯了,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有时候我们需要保持沉默,在个别棘手的事情中。

血腥味在喉咙里来回翻滚,典法清了清嗓子,咳出的殷红染上了嘴角。

“听好了,贺新。”他甩了甩铁质的手铐。

“我总有一天会逮捕你。”

贺新依旧躺在沾满血的钢筋上一动不动,但是他上扬的语调让典法觉得这家伙其实压根没事。

“好啊,I'll wait and see. ”

这次典法又忘了纠正他的毛病。


My lover. ——我的爱人。
I'll wait and see. ——我拭目以待。/我等着瞧。

不止一次觉得天下无贼像玫瑰了
红玫瑰也好,蓝玫瑰也好。

all党是真的粮多
回头写写天香
佣占也好吃
都写一点叭

伽罗是什么可爱老男人
想食凯伽。
军骑多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