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匿名家

kafu/胡咔敷
男/女
废话博主/年更博主
大量沙雕发言/危险发言
搞原创段子/同人段子
目标是做个海盗(什么)

雷狮衣品烂跟他穿什么都好看有什么关系吗?
【为什么雷狮衣品烂!!】
【因为他是皇子啊!!!】(什么)
雷狮眼中的平民可能就是穿红色人字拖的吧。
等等红色。
好吧我知道为什么了。

我有一个大胆的……
就是小魔仙pa
东方求败是小月位
疯清扬是小蓝位
果佬是游乐位
教主手下的小黑魔仙是四贼
疯清扬手下的小魔仙是主角三人组

因为时间线冲突后续又要重改

那先放一段吧。
tag挂会删。



菠萝吹雪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天下无贼,这个镯子……”

  “所以呢,要不要?”天下无贼死死的盯着他,在菠萝吹雪看来,这家伙满脸都写着必须收下四个大字。

  怎么可能呢。菠萝吹雪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想着,该打的招呼都打过了,便开始不费力气去维持这一副好歹还算正经的正面形象了,说的话也开始涌出一股硝烟味,“……不是我说,天下无贼。国共合作百年难遇,这合作关系要是久不了,咱俩就掰了。” 

  “……菠萝大侠。”天下无贼皱了皱眉,随后又摆上了那副欠揍的表情。

“就算现在是合作,只要我想和你掰了,我马上就可以叫人来把你拖到牢里去,明儿一早,就把你押到城中心当众枪毙。”天下无贼一边说着,一边挑衅的眯起眼睛,还不顾形象的朝他吐了吐舌头,差点气的菠萝吹雪牙痒痒。

“!!!考啊!!官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没错,官大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菠萝吹雪撇撇嘴,天下无贼还真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这算什么要求?乱世之中谈恋爱?不用脑子想都觉得不可能吧。“那还请亲爱的独眼大官早点把我押去,枪毙时来的人越多越好,还能给我颁个壮烈牺牲奖。”

“你们共党说话倒是也越来越没什么分寸了。”

“???我哪有!”

好吧,  感觉是要不欢而散了。

不过因为现在的争执,俩人难得的开始苦恼自己这种性格,但双方也不打算收回前言。菠萝吹雪望着那镯子,顿时气也不知朝哪处发,只能瞪着那双漂亮的眼睛把天下无贼上上下下剜了几个来回,最后只能把东西往他那儿一塞:  “拿回去,这么贵重的东西也请您以后收好了嘞。”

  天下无贼的这镯子可还是用镂花的木盒子装的,底下垫了深红的丝衬。他当然不能就这么接过来,可菠萝吹雪绝对不会让他不接过来,一时之间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不下。

  天下无贼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气这人情商负数听不懂人话:  “菠萝大侠,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

  菠萝吹雪用一种打发人一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很快地垂了眼去看那深色的盒子,菠萝吹雪把盒子盖好,里面翠色镯子借着夜晚的月亮发出的流光也被一下子遮住了。“调侃我?就算现在是合作,就算我们一起执行过任务,归根结底,都开不起这种玩笑。”

  清浅的月光一点点淡下去,转瞬之间已是阴云密布了,看着是要下大雨,但是两人各怀心事,竟是谁都没注意到。

  菠萝吹雪烦躁地把自己的刘海往后梳,那柔软的头发又不听话地垂回来他也不好摔了手里的盒子,菠萝吹雪只好抬起头。“所以,还请大当家……”

偏偏正是这一抬头,他对上了一双像是能把一切都吞噬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此刻显然很愤怒,那如火焰燃烧的双眼快要把他淹没。

  “你觉得,我只是在开玩笑?”

  “你觉得,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转眼间,天下无贼的眸子里就像凝着冰一般,让菠萝吹雪心里一凉。

实际上,天下无贼快被菠萝吹雪气死了,这家伙真的什么都不懂。

  “那,那也和你没有关系吧,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而已!就像我收不收镯子一样,那是我该决定的!”

“他妈的你到底懂不懂?! ”

  天下无贼忽然发觉头顶有些凉丝丝的触感,才发觉下雨了。雨势来得凶猛,不一会就把两人淋得湿透,但他一点没有放手的意思。菠萝吹雪试着把盒子从天下无贼手里抽出来,他的脸本就是半抬的,雨滴就这么落到他眼睛里,刺激得他很不舒服,

“真的?”

“真的。”

两字足矣。

“那个镯子是我家里叫我拿来送恋人的,你觉得我会对你是那种玩玩的意思吗?”

  “是啊。”菠萝吹雪冲着天下无贼笑了笑,“但是很可惜,如今我们身处乱世。”菠萝吹雪知道,天下无贼也心知肚明。因为谁都不敢妄言,乱世之中的爱情能够永久,能够纯粹。

  然后下一秒,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天下无贼的嘴唇比他更温暖,就像爱人十指相触的一刹那带来的温度。

  这个吻很浅,但又深得可以埋下他的整辈子。

  天下无贼拿过他手上的盒子,取出那个镯子以后把精致的木盒往地上一扔,拽过菠萝吹雪的右手就把玉镯给他戴上。

  盒子是很好看,但是这镯子不需要盒子来装,永远不需要。

  它只配待在你的手上。

  他看着那双写满诧异的紫色眼眸,为菠萝吹雪拨开被雨浸湿的刘海。雨打湿他深蓝色的头发,水滴顺着他刘海的线条落下来,恰好落在菠萝吹雪的眼角。

菠萝吹雪不在意,只听见他缓缓的开口,唰唰的雨声将他的话磨的有些听不清楚。

  “我答应你了,天下无贼。”

  “这个大当家夫人,我当定了。”

[真香警告.jpg]

[天雪]这他娘的是个送命题啊。


(1)

天下无贼发誓如果让他在扇子和菠萝吹雪中间选一个。

他是绝对会选扇子的。

(2)

在这很普通的一天,天下无贼很普通的打开电脑打lol,然后电脑很普通的死机黑屏了。
“……淦。”
天下无贼绕到电脑后面检查了一下线路,路由器,主机电源……就连鼠标线都插的结结实实,不像是拔线这样的情况。
“那肯定就是电脑自己的问题了。”天下无贼转身回到电脑前,还没等他坐上椅子,电脑忽然亮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
天下无贼觉得自己遇鬼了。

(3)

先回答它试试看吧。天下无贼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的开口。
“天下无贼。”
电脑像是听到了似的闪了闪,一行字又浮现在屏幕上。
“如果让你在 扇子 和 菠萝吹雪 中选一个,你会选谁?”

(4)

菠萝吹雪啊……
看见了那熟悉的四个字后,天下无贼的眼神暗了暗。
“我选扇子,谢谢。”
天下无贼勾了勾嘴角。

(5)

关于天下无贼跟菠萝吹雪的恩怨,那还得从他俩的高中时期说起。
俗话说得好,高中,总是一群少男少女朝气蓬勃的时候,所以菠萝吹雪,在新生开学的第一天就跟天下无贼杠上了。
天下无贼是个风纪委员,虽然这个风纪委员也不怎么维持风纪,但看在是新生开学,校长还开了个欢迎仪式,那只能意思意思蒙混过关了。天下无贼站在校门口,漫不经心的用笔在本子上乱画,当时是九月,夏天的炎热还没有完全过去,天上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就这么站在太阳底下,天下无贼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烦躁。
  他瞥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好了,到时间了,现在这点没来的都算迟到。”本子上被各种各样的涂鸦占满,天下无贼刚打算把本子翻到新的一页,旁边忽的跑过了一个人影,天下无贼顺手一抓就揪住了那人的后领。
“喂,你迟到了,哪个班的?”
“等等等等你先松手衣服要扯坏了???”那个家伙使劲挣了挣,结果挨了天下无贼一栗子,天下无贼还是一脸平静,把那几个字又重复了一遍。“哪个班的,什么名字?”
“切……独眼瞎子。”对方小声嘀咕着,嘟嘟囔囔报上了自己的家门,“高二二班,菠萝吹雪。刚转来的。”
  说完,天下无贼便在本子上唰唰记下了菠萝吹雪的名字。

(6)

  之后天下无贼才忽然想起来,这个家伙,好像跟我同一班啊。

(7)

  果然,“又是你啊。”天下无贼瞥了一眼自己的新同桌,菠萝吹雪瘫在桌上,浑身上下都写着沮丧两个字。
“你以为我想吗……我可不想要你这样的同桌啊……”菠萝吹雪把下巴支在桌子上,闷闷不乐的说道。“我一直渴望一个小姐姐同桌的。”
“你清醒一点,不可能的。”天下无贼拿起一本五三往菠萝吹雪头上一砸。

(8)

就这样,天下无贼和菠萝吹雪对着干的历史,从菠萝吹雪转来的那天就此拉开帷幕。

(9)

“菠萝吹雪!今天的作业怎么又差你的!”
“菠萝吹雪。昨天不是轮到你值日吗?又跑到哪里玩去了?”
“菠萝吹雪!”
“菠萝吹雪。”
  天下无贼是班里的副班长,由于班长大人沉迷学习,前任副班沉迷游戏,天下无贼就被举荐当了副班。但是天下无贼经常挂在嘴边的不是安静,而是菠萝吹雪。
  菠萝吹雪就是传说中的,无论不交作业上课不听讲天天修仙也能在班里排个前五的存在。也是唯一一个能把天下无贼差点气到跳窗的选手。
不过换位思考,天下无贼也是唯一一个能按着菠萝吹雪写完作业做好笔记的神级存在。
而且经常让这俩人吵起来的大多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天下无贼。”菠萝吹雪抬眼瞄天下无贼一眼,径直把手伸到他面前,“我铅笔呢?”
天下无贼正在写题,看都不看就随便递了根中性笔过去。
“我铅笔呢。”菠萝吹雪保持着微笑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天下无贼又递了根中性笔过去。
“我铅笔呢!!”
“???我哪知道你拿水笔凑合一下吧!”
“不行!你见过谁画图用水笔的!!”
“那你用我的铅笔不就行了!”
“不行!!我的赤霄是独一无二的好吗!!!”
对了,菠萝吹雪还有个喜欢给文具起名字的怪毛病,红色的铅笔是赤霄,笔墨一黑一蓝的那两根是鸳鸯双股剑。
“混蛋你还我可爱的赤霄!!!!”
“???敲你吗!你赔我刚算出来的解析式?!!”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10)

于是,天下无贼和菠萝吹雪的高二,期末是以在校打架斗殴写检讨结束的。

(11)

“菠萝吹雪,上节课老师讲的那道导数题你会做了没?”  天下无贼揉揉额角,他还没有完全适应高三的快节奏。“错题本借我看一眼。  ”
  菠萝吹雪趴在桌子上没有回应,一般这时候他早就抬起头然后得意洋洋的说,“来你夸我几句我就跟你讲。”
  “菠萝吹雪。”天下无贼又叫了一声,觉得对方确实可能睡死过去了,又拿起一本五三往他头上一砸,“我说你这几天是不是又熬夜了?”
  “!很痛的你知道吗?”菠萝吹雪这才舍得抬起他的脑袋。
  “你最近状态不对啊,高三了,别只顾着玩了。”天下无贼随手在张纸上画了个函数图像,“要专心啊。”
  菠萝吹雪含糊的应了几句,用眼睛余光
瞅了天下无贼几眼,别过头去。
“还不是因为你啊。”说这话的时候,菠萝吹雪的声音很小,小的只有他自己听得见。

(13)

天下无贼手里拿着赤霄笔专心画平面直角坐标系,如果忽略掉用力的像是要把薄薄的演草纸给戳破的笔尖,那确实是挺专心的了。
天下无贼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菠萝吹雪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会留意起菠萝吹雪,从各种方面照顾菠萝吹雪,甚至有时候还故意找茬的那段时间吧。
他重新拿出一张草稿纸,继续刚才那样反反复复的涂涂画画。
如今距离高考还有70天。

(14)

这样的僵局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月,同桌俩之间除了借东西问问题就怎么没说过话。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揣起自己的心事,把
捅破窗户纸的任务交给了对方。
率先结束这种尴尬局面的最终还是天下无贼。今天是菠萝吹雪值日,天下无贼破例留下来跟他一起。
夕阳渐渐地沉了,带着它身边的云彩选择了安静地离去,那灿灿的光从窗户顶,缓缓的投到了他们的身上。
他在这样一个瞬间凑过去吻了他。

(15)

到时候考同一所大学啊。菠萝吹雪说。
好啊。天下无贼回答道。

(16)

“天下无贼,说过你多少遍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学习!”女人在面前踱来踱去,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次考试的成绩怎么又后退了两名!本来在全校你的成绩就不算好,你怎么不好好努力!”她板着脸,拿起放在书桌上的成绩单,“你看看你看看!考成这鬼样子!怎么考的上大学呢!”女人把成绩单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关上房门之前抽走了天下无贼的手机。“你给我好好学习!手机我拿着了!妈这是为你好!”
天下无贼弯弯腰,从垃圾桶里拎出那张纸展开,菠萝吹雪的名次排在他后面很远的地方。
“还不够。”

(17)

“菠萝吹雪。”天下无贼把一大摞厚厚的复习资料往菠萝吹雪桌上一搁,直接把菠萝吹雪给震醒了。
“?天下无贼你又发什么神经!”
天下无贼抢过菠萝吹雪手里蓝色墨水的鸳鸯双股剑,在他语文书封皮上写了个大大的“20”,还不忘用圆圈圈上。
“最后二十天,我要你在高考前的模拟考成绩排在我前面。”
菠萝吹雪显然是被他这么一出给吓到了,“你是全校前三十哎!!我偏科那么严重我怎么可能考的过你……!”
天下无贼懒得跟菠萝吹雪废话,一把拉着菠萝吹雪坐下,翻开第一本练习册摊开在菠萝吹雪面前。
“对。所以我要帮你。”

(18)

“???我没眼花吧??菠萝吹雪居然在做习题??”
“什么?!菠萝吹雪这是鬼上身了吗?!”
周围同学都在叽叽喳喳的议论,毕竟他们看到的真的是传奇事件。
菠萝吹雪下课没睡觉,而是在练题。
“天下无贼……你错题本给我看看。”
“放你面前了。”
“天下无贼,你帮我看看这道题我不会。”
“解析和具体过程写背面了。”
“天下无贼。”
“在。”
这等奇观可不多见,于是,菠萝吹雪甚至重燃了班里一堆已经快要放弃的学生们的希望,高三二班出现了争着学的盛况,连班主任都快认不出来这是他教的班级了。
  现在。天下无贼抬起头往前看——黑板左侧密密麻麻地写着今天的作业,右边一个巨大描粗的5悬在头顶。
  还有5天。
  天下无贼的目光看向菠萝吹雪,成摞的教辅、习题、笔记本,和那个家伙写的密密麻麻的演草纸。
  天下无贼心里比谁都明白,菠萝吹雪的成绩下滑,是因为他。
所以他会尽最大努力让菠萝吹雪往前走,然后告诉菠萝吹雪,他天下无贼,不值得。
“菠萝吹雪 ”他说,  “加油。  ”

(19)

5天转眼就溜走了。菠萝吹雪在模拟测里排到了全校第十一,确实,他这样的天才,要是排不到好名次那就太可惜了。
母亲破例允许天下无贼拿回了手机,他清空了手机里的所有消息记录,正打算删除那一个个联系人的时候,窗户边忽然飞进来一架纸飞机。
【天下无贼!!!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混蛋……”天下无贼咬了咬牙,忍住心头涌上来的那一波波情绪,在纸飞机上写了大大的八个字。
【好好考试,祝你幸福。】
他把纸飞机使劲扔了下去。
“祝你幸福。”
天下无贼把那话又重复了一遍,他忽然觉得,这可能是他一辈子说过的最残忍的话了。对菠萝吹雪是残忍的的,对他自己更是残忍的。
[确定要删除 白痴菠萝 该联系人吗?]
天下无贼按下了[确定]的按键。

(20)

高考的时候,天下无贼故意空了两道题,十四分,成功与当初答应和菠萝吹雪报考的那所学校失之交臂,只能委屈求全的去了一个二本。菠萝吹雪也在考完后去找过天下无贼,最后只有天下无贼的一句,“我们不合适。”
天下无贼知道,菠萝吹雪值得更好的人去爱他。
可他天下无贼不值得他去爱。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天下无贼苦笑了几声。
“我爱你。”天下无贼对着空白的电脑屏幕说道。
“扇子给我就好了,你还得继续往前走呢。”

其实

大多数同人文里的cp都会相爱,然后在一起。
那我能不能写一篇相爱,但是最后没在一起的一个故事呢。

我关注的神仙们怎么都开始产粮了……
那我动笔写一点好了(什么)

“也许吧。”落月闭上眼睛。“这算是最后一次让你帮我了。”
“请你活下去。”落月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我们需要真相。”
“那个,用无数人命换来的真相。”

看完本本

夸爆全员,暴打熙子。

我不会对你的答案予以否认。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对的。
只有你,在被我们抛弃之后再将我们赎回。

“这么一说……我是目前海里年轻一辈中,年纪最大的了?”戴森咬了咬奶茶杯的吸管,粉红色塑料杯子里的奶茶已经见底,吸管竖在杯子里一晃一晃的敲打着杯壁,发出啪啪的声响。
“是的呢。”贺新刺啦一声拉开罐装可乐的拉环,“所以我们俩算是忘年交了。”
“……”